大腦符號推理,人類適者生存

(原著/麥迪納,譯者/洪蘭,摘錄/東元創意快遞電子報編輯室)

 

我的兒子諾亞在他四歲時,從後院撿了一根樹枝給我看,「年輕人,你有一根很好的樹枝。」我說。他很真誠的回答:「這不是一根樹枝,它是一把劍,把手舉起來!」這就是區分我們與大猩猩不同的特質—使用符號來推理的能力。

科學家估算曾經在地球上生存過的百分之九九‧九九的生物已經滅絕了。有時想起來真不可思議,人類這個身體這麼弱的物種竟然會統治整個地球,我們的作法不是增加骨骼上的肌肉,而是增加大腦內的神經元。我們的大腦可以把一個象徵性的物體當做真的東西,或是看成它所代表的東西。符號推理和文化創造之間有切不斷的關係,這個能力並非天生就有,很多研究都發現幾乎需要三年的經驗才能完全發揮功能。在超越「可怕的兩歲」之前,我們似乎跟猿猴沒什麼兩樣。

那些不能快速解決問題或從錯誤中學習的人,無法活到把他的基因傳下去。兩隻腳走比四隻腳走要節省能源,祖先可以把這些能源用到大腦上,這是為什麼我們大腦只佔身體2%的重量,卻用到我們總能量的20%。我們頭中有三個腦,最古老的腦叫腦幹,或稱為爬蟲類的腦,功能跟爬蟲類的腦一樣,不管你在睡覺或清醒,永遠使大腦運作調節呼吸和心跳。

第二個腦是像古生哺乳類的腦,由杏仁核、海馬迴和視丘組成,功能包括作戰、進食、逃生和交配四種能力,也跟人類的情緒產生和短期、長期記憶密切相關。像天主教大教堂圓頂罩在大腦最上方的第三個腦「皮質」,才是強有力的人類的腦,為了要擠進腦殼有限的空間,它被擠成一團,有許多皺褶,假如你把它攤平,大約像條嬰兒毛毯那麼大。

前額葉皮質掌控著好幾個重要的人類認知功能,叫做「總裁功能」:解決問題、維持注意力、抑制情緒的衝動。簡單的說,這個區域控制著許多行為,正是區別我們與動物的地方,也是區別大人與青少年的地方。

(本文由遠流出版社授權,摘自大腦當家第二章「生存」,版權所有請勿全文轉載,更多精采內容請看原書)

 

tecofou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