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期壓力傷害,瓦解大腦防衛

(原著/麥迪納,譯者/洪蘭,摘錄/東元創意快遞電子報編輯室)


有些種類的壓力會傷害學習,有些種類的壓力幫助學習。沒有哪一組特殊的生理反應能夠告訴科學家你現在是否承受壓力,興奮的生理狀態是壓力和快感的共通特質。研究者想出涵蓋三個部分的定義:一、生理狀態是因面對壓力而亢奮的反應,且一定要能被外界測量到。二、壓力源必須是令人嫌惡的。三、壓力源必須是令人感到無法控制的。

你可以感覺到你的身體在對壓力做反應,大腦中央的下視丘會送指令到腎上腺,整個反應叫做「戰或逃」,除了分泌腎上腺素,還有對施壓者第二波的防衛反應「可體松」,它把壓力的不愉快層面抹乾淨,讓我們回到正常狀態。在演化早期,找食物、抵禦我們的掠食者和天氣都是人類擔心的威脅,壓力反應被塑造成在幾秒鐘之內就得解決問題,讓我們儘快離開危險地方。現代我們的壓力主要是需要經年累月面對的,但系統建立時不是為了處理這種壓力。

長久來說,太多腎上腺素會影響你的血壓,造成血管內部有像砂紙那樣粗糙的點,最後阻塞你的血管。在長期壓力下,得心臟病和中風的機率比較高。壓力同時會影響你的免疫系統,一開始壓力反應會使你的白血球增多,緊急壓力甚至使你對流感疫苗有比較好的反應,但長期性壓力會讓這一切都反轉過來,會破壞免疫系統中製造抗體的部份,有個研究發現有壓力的人比一般得感冒的機率高三倍,也比較容易得到自體免疫系統上的毛病如氣喘、糖尿病。

假如壓力太大或持續太久,會開始傷害學習,尤其傷害陳述性記憶(可說得出的事情)和執行功能(解決問題的思考型態)。太多壓力荷爾蒙會打敗大腦自己的防衛兵,甚至把防衛系統關掉。長期壓力最狡猾的效應就是把人推往憂鬱的深淵,這不是指一般的心情不好,而是每年使八十萬人自殺的「憂鬱症」,它跟糖尿病一樣是生理上的病,而且還更致命。憂鬱症是思想過程的瓦解,包括記憶、語言、推理能力、流動智慧,還有空間知覺。

壓力本身不是傷害,壓力會變得有害是外面世界跟我們生理管理壓力的能力,產生複雜交互作用的結果,身體對壓力的反應決定於壓力的長度和嚴重性。對學校學業表現最重要的預測指標是家庭的情緒穩定性,孩子會對父母的吵架產生生理反應,甚至六個月大的嬰兒就會了。他們無力停止父母的爭吵,而沒有控制權正是情緒的大敵。衝突的情況越厲害,對學業的表現影響越大。

 

(本文由遠流出版社授權,摘自大腦當家第八章「壓力」,版權所有請勿全文轉載,更多精采內容請看原書)

tecofou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